红游江西>网游竞技>你只能做我的狗【BDSM】 > 木马C/鞭打C嘴/主动求C/暴力春梦/即将初夜(明天)
    响亮的鞭声在调教室里回荡。

    陆衿手里拎着的皮鞭不符合调教工具的标准,那是一条粗糙的纯牛皮鞭。

    这种鞭子抽打在马背上都会皮开肉绽,更别说人类的肌肤,养尊处优长大的顾酩更是一身嫩肉。

    陆衿用指腹缓缓碾过纵横交错的鞭痕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主人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顾酩轻声低吟,太过尖锐的疼痛让他流泪满面。

    他全身赤裸着,蜷缩在地上颤抖,满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鞭痕和青紫交错的钝器伤,干凝鲜红的蜡油覆盖着乳头和肿胀的性器。

    这是单纯的施虐,完全不是调教。

    陆衿用鞭柄摩擦着顾酩被操到无法合拢的后穴,另一只手伸到了他的嘴里搅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舌根被不停地玩弄,细长的手指并成一排,在唇腔里反反复复地抽插,呕吐感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。

    顾酩轻轻地含住陆衿的手,讨好似地舔舐,小心翼翼地服侍主人。

    主人的手在玩他,这是他的荣幸。

    响亮的鞭声在调教室里回荡。

    陆衿手里拎着的皮鞭不符合调教工具的标准,那是一条粗糙的纯牛皮鞭。

    这种鞭子抽打在马背上都会皮开肉绽,更别说人类的肌肤,养尊处优长大的顾酩更是一身嫩肉。

    陆衿用指腹缓缓碾过纵横交错的鞭痕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主人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顾酩轻声低吟,太过尖锐的疼痛让他流泪满面。

    他全身赤裸着,蜷缩在地上颤抖,满身都是密密麻麻的鞭痕和青紫交错的钝器伤,干凝鲜红的蜡油覆盖着乳头和肿胀的性器。

    这是单纯的施虐,完全不是调教。

    陆衿用鞭柄摩擦着顾酩被操到无法合拢的后穴,另一只手伸到了他的嘴里搅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舌根被不停地玩弄,细长的手指并成一排,在唇腔里反反复复地抽插,呕吐感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。

    顾酩轻轻地含住陆衿的手,讨好似地舔舐,小心翼翼地服侍主人。

    主人的手在玩他,这是他的荣幸。